俄新社网站5月3日发表题为《为什么无法让伊斯兰世界加入对俄罗斯的“十字军东征”》的文章,作者为彼得·阿科波夫。文章指出,伊斯兰世界的主要国家不支持西方孤立俄罗斯的企图。不仅因为盎格鲁-撒克逊人不再拥有对伊斯兰世界施压的手段,也因为对正在变化的世界力量格局有了客观评估。全文摘编如下:

伊斯兰世界的主要国家不支持西方孤立俄罗斯的企图,这一点早在2月24日之后的头几天就表现出来了——与其说是在联合国投票中(大多数国家投了弃权票),倒不如说是通过种种具体行动。沙特阿拉伯、土耳其、阿联酋、印度尼西亚、埃及、巴基斯坦、伊朗和阿尔及利亚,所有这些主要伊斯兰国家都采取了深思熟虑的立场,拒绝对俄罗斯施压。在当前形势下,它们表面上的中立实际是亲俄罗斯——西方也是这么看的。

试图说服改变立场的诸多努力都无果而终,不仅因为盎格鲁-撒克逊人不再拥有对伊斯兰世界施压的手段,也因为对正在变化的世界力量格局有了客观评估。最重要的是,伊斯兰国家已经有能力表现出更强的独立性。

总的来说,美国在中东,尤其是伊斯兰世界的名声一向很差。如果说以前不喜欢美国的主要是阿拉伯国家的老百姓和伊斯兰教众(首先是因为美国支持以色列),那么在过去20年里,又增加了两个因素:一是占领伊拉克和阿富汗,二是参与击败利比亚的行动以及在叙利亚驻军。也就是说,美国扮演了典型的占领者和殖民者角色,跟它过去一直反对的英国和法国成了一丘之貉。对于普通来说,美国不仅是侵略者,还承载着“非传统”(即反伊斯兰)的价值观。如果说过去盎格鲁-撒克逊人还可以用“来自苏联的可怕无神论者”来吓唬,那么伊斯兰世界现在已经看清了谁是谁。

对伊斯兰精英及统治阶层来说,美国人对“阿拉伯之春”的支持——尽管没有连续性且摇摆不定——很能说明问题。美国先是背弃埃及的穆巴拉克,支持反体制的,然后又不履行收拾阿萨德的承诺。也就是说,阿拉伯国家的统治者看到,美国可能背叛、毁约、暗中破坏,这让正在衰落的霸权失去了最后一点信任。

所以,近些年来,美国在阿拉伯世界只能打“伊朗牌”,用“什叶派之弧”和“带着的阿亚图拉”来吓唬阿拉伯人。但即使在这个问题上,也无法建立起广泛联盟,华盛顿自己都在与德黑兰签订核协议和退出核协议之间翻来覆去。

俄罗斯一直与伊斯兰世界有互动。俄罗斯的地位因叙利亚行动而得到极大巩固(我们的连续性和对盟友的忠诚尤其受到那些过去押注美国的人的赞赏,比如沙特阿拉伯人)。

到2022年,伊斯兰世界已经对全球正在发生的进程有了相当清楚的认识。东方蓄势待发,西方节节败退。作为东方的一部分,伊斯兰世界在2月24日之后没有理由摇摆不定。不管那些自封的“自由世界领袖”施加多大压力,对来说,他们(而不是俄罗斯)才是真正的帝国主义者和侵略者,是对和平与价值观的真正威胁。

西方的“十字军东征”不仅针对,也针对东正教徒——不仅俄罗斯记得这一点,伊斯兰世界也记得。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