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蓬蒿【苔痕映像】 ​ 8月8日第三期——英国布莱顿学派和法国艺术电影运动

在英国的海滨城市布莱顿,曾出现了世界电影史上最早的一个电影流派。一批具有创新精神的摄影师们,在爱迪生“电影视镜”的基础上加以改造,并于世纪初相继步入影坛。他们使用自己的机器,凭借过去拍摄静物照片的工作经验,开始了电影的创作实践。

他们主张像卢米埃尔那样,在“露天场景”中创造“真实的生活片段”,而不是像梅里爱那样,局限于传统的艺术观念,纪录戏剧舞台的表现形式,从而拍摄出世纪初最富有想象力的一批影片。他们在艺术创作中,在“我把世界摆在你的眼前”口号下,逐渐形成了创作倾向较为一致的创作群体,即被称之为“布莱顿学派”。

在法国,电影诞生约十余年之后,形势发展很快,电影院取代了集市木棚,高人雅士取代了一般观众。这时,一个自称为“艺术影片”的制片公司,决定拍摄符合于这一形势变化的影片。他们要把更为严肃的艺术性带到电影中来,要把那些伟大的文学家、音乐家、戏剧舞台艺术家介绍给电影观众。

这样一种创作倾向,出现在一个具有古老文化传统的国家不足为怪,特别是梅里爱的“银幕戏剧”所获得的成功,使得他们有理由相信,将传统艺术带入电影不仅是可能的,而且会获得意想不到的新的生命力。

“艺术电影”的创作倾向与原则,不过是在梅里爱的“银幕戏剧”电影观念上的更加完善、更加精致、更加壮观的发展,是传统的戏剧观念在电影中通过纪录的手段得到的更进一步的延伸。十分明显,“艺术电影运动”不是对于电影艺术的探索与发展,而是将“旧瓶与新酒”的关系颠倒过来,沉醉于传统美学的审美意识状态之中,是对于电影作为一门独立的艺术形式,在美学观念上所作出的根本否定。值得深思的是,“艺术电影运动”的倾向影响之久远,至今在我们的电影观念中没有得到真正的解决,在我们的创作实践中得以不同程度的延用。在电影发展近百年的历史中,电影艺术这双巨人的鞋子,常常却伸进一双双侏儒的脚,令人哀叹不已。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