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2月杰伦·格林在加利福尼亚州胡桃溪的小平米公寓里,盯着墙壁上的一台 40 英寸的电视看的出神,他每天晚上都通过电视关注着NCAA的进程,头号种子奥本大学爆冷被击败,冈萨加大学的不败神话,还有由他朋友凯德·坎宁安在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的表现,格林会在家中的沙发上给全国各地的朋友和前高中队友发短信和视频通话,他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一年前,格林这名身高 6 英尺 5 英寸的双能卫还是弗雷斯诺圣华金纪念高中的全美五星级高中生,从小到大整整19年都被拍摄成了记录片发布到了视频网站上,纪录片中有许多有趣的故事:比如他的继父马库斯格林答应给他买一双乔丹球鞋,但条件是等到他可以扣篮后,于是他在八年级之前的那个暑假自学了扣篮。格林曾经口头承诺加盟奥本大学,他想要在成为职业球员前打一年大学比赛,如果他参加大学比赛,那坎宁安横扫新生获得的所有荣誉可能是他的,埃文·莫布利率领南加州大学在NCAA锦标赛的激烈竞争中建立起了巨大的声望,杰伦格林也许也能做到,但最终他选择了一条与二人截然不同的道路,加盟发展联盟,突然之间,曾经最引人注目的潜在新星失去了关注度。大学篮球比赛越来越流行,而格林只能在奥克兰郊区的核桃溪家中整理鞋架,他看着天花板上的灯光发呆,只能继续等待机会。去年4月,格林放弃大学邀请,与发展联盟球队”点燃队”签约,这是一支实验性质的发展联盟球队,他们为最顶尖的高中生提供六位数的薪水,整赛季需要打15 场常规赛,一大批潜力新星加入了这支球队:乔纳森·库明加、以赛亚·托德、代申·尼克斯,还有国际球员的凯·索托(7英尺3英寸的菲律宾中锋)、辛格 (6英尺9英寸的印度前锋)。格林谈到他的这次决定时说:“我想在NBA打球,我想成为年度最佳新秀,这对我来说是最好的跳板。”发展联盟的比赛已经结束两个月了,因为疫情的原因比赛赛程缩短了,现在格林正在洛杉矶一间租来的房子里备战选秀大会,他在发展联赛里场均得到17.9 分,还打出了NBA水准的防守,三分球命中率 36.5%,燃烧队在季后赛中输给了猛龙905,但格林在那场比赛中砍下了30分,猛龙905是多伦多猛龙队的下属发展联盟,他们幸运的进入到了选秀第四顺位,他们也被认为是杰伦格林的潜在客户。格林在赛季结束后感慨的说:“这个赛季的比赛压力很大,我在去年八月下旬向球队报到,每天都进行隔离并接受新冠病毒检测,我的生活就是两点一线,坐公交车从公寓到训练馆然后在回家,最令人兴奋的事就是去超市买蟹饼,一直到今年二月,我才打出有意义的比赛,但我希望自己能打得更好些,现在回想起这些,真的是一段非常难忘的经历。”

“点燃队”去年才加入发展联盟,它成立的根源可以追溯到 2018 年 4 月大学生篮球联赛委员会发布的报告,该委员会由NCAA联盟的14名成员组成,康多莉扎·赖斯担任主席,大学篮球联赛发布的53页面报告有86次提到了NBA,他们严厉的批评了NBA联盟的最低年龄限制,这项政策规定,美国高中毕业生不能直接参加选秀,必须要等到一年后才有资格参加选秀,委员会的报告称,这项规定腐蚀和破坏了大学篮球的稳定性、限制球员的选择自由、破坏大学篮球与高等教育的使命关系,委员会鼓励NBA为精英级别的高中球员创造一个更可行的选择方案。自2001年G联盟(发展联盟前身)成立以来,NBA一直在想法设法的提高发展联盟对球员的吸引力,提高平均工资,甚至为特定的球星推出125,000美元的合同,但这些工作目前看拉并不成功,NCAA 锦标赛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穿着杜克或肯塔基大学的球衣,哪怕只是一个赛季也会收获很多关注度,当然也有许多球员既没有上大学也没有参加G联赛,比如08 年的布兰登·詹宁斯,他加盟了意大利联赛,薪金合同达到7位数,穆迪埃在14年选择了中国CBA,上个赛季,拉梅洛·鲍尔和 RJ汉普顿在澳大利亚的联赛中磨练球技。2018年12 月,前NBA球星谢里夫·阿卜杜勒-拉希姆担任了发展联盟主席,他球员时期在加州大学打了一年比赛后参加选秀,1996 年第3顺位被选中,作为新秀场均得到18.7 分,他自己说G联盟的选择本来不错,只是进入NBA会更慢一些。为了吸引顶级球员,“点燃队”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持,而 NBA联盟非常愿意投入(NBA联盟支付所有发展联盟球员的薪水)。但阿卜杜勒-拉希姆想得到更多的培训帮助,包括如何与媒体交流的培训,球员理财知识培训,与NBA职业球员交流,以便更深入地了解 NBA 的生活方式,几十年来,大学篮球一直作为 NBA的摇篮基地在系统的运作着,但NBA联盟无法控制​​它。“点燃队”将是一个真正意义的发展球队,他专注于为即将加入NBA的潜力球员做准备,NBA联盟希望这个模式能够成功以便更好地推广开来。

2020年4月底,布莱恩·肖接到了阿布杜尔-拉希姆的电话,二人的关系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当时肖是土生土长的奥克兰人,刚刚进入NBA,他夏天在伯克利训练,两人相识并在休赛期经常一起训练,现如今阿布杜尔-拉希姆要为点燃队寻找教练的时候,第一个想到了肖的名字,肖在湖人队做了三年助理教练,2019年合同到期以后一直待业在家。肖认为点燃队这个理念很吸引人,2005年在他第一次担任湖人助理教练期间,湖人选中了来自新泽西的17岁中锋安德鲁·拜纳姆,他作为新秀在46场比赛中平均上场时间只有7.3分钟。16-17赛季的时候肖也在湖人队,当时湖人用乐透选秀权签下了布兰登·英格拉姆和朗佐·鲍尔,这两名球员虽然有天赋,但并没有做好进入NBA的准备,近年来,肖兼职为某体育品牌做人才评估,在该品牌的篮球训练营里他担任了杰伦格林、库明佳和托德的教练,阿卜杜尔-拉希姆的提议让他能和这些年轻球员进一步合作,这让他非常感兴趣。新冠疫情使这个赛季变得困难重重,肖一直在试图降低影响,他禁止朋友、家人和球探进入点燃队的训练馆和公寓大楼,他说:“伟大的教练从来不会接到球员父母的电话,球员的父母会充分信任教练,我也想那样。”他在点燃队进行nba级别的训练,强调无球跑动,肖介绍说:“球队中的每一个球员在高中打球时都是长时间持球的‘核心人物’,但NBA没有哪个教练会让新秀运那么多球,我从特克斯-温特那里学到了一个经验,温特长期是菲尔-杰克逊的助理教练,也是三角进攻的设计师,他说球场上有五名球员,但只有一个篮球,这意味着名义上你只有20%的时间的能摸到球,但在其他80%的时间里更要学会怎么打球。”肖每天会和球员们一起观看比赛录像,随着他们对比赛有了更深的了解,肖会添加一些球员应该学习的模板球员录像,他会要求杰伦格林观看科比布莱恩特,保罗乔治、安弗尼哈达威的比赛录像,而对于库明佳则是选择凯尔特人的锋卫摇摆人杰伦-布朗。(同样的体型,同样的运动能力,都是锋卫双向球员。)托德的模板是克里夫·罗宾逊,他有着18年的职业生涯,还有杰拉米·格兰特,他本赛季在活塞队迎来爆发。(格兰特并没有受到高度吹捧,但通过努力,他成为了一名重要球员,并得到了一份不错的合同。)

肖可以指导球员怎么做,而阿布杜尔-拉希姆需要更有经验的球员来帮助他们更快成长,他招募了贾勒特·杰克,一个在NBA打了13年的控球后卫,因为前十字韧带撕裂退出NBA,还有鲍比·布朗,一个打了四个NBA赛季的中坚球员,阿米尔·约翰逊,一个有着14年NBA经验的内线,阿布杜尔-拉希姆告诉他们:我需要你们上场比赛,也需要你们来教课。”他传达的信息很明确:做年轻球员的导师。约翰逊说:“应该给他们上上强度了,让他们提前感受一下面临的挑战。”约翰逊很理解他们,事实上他是最后一个高中生球员,2005年他加入获得NBA总冠军的底特律活塞队,当时他没有驾照,没有西装,靠着安东尼奥·麦克代斯、昌西·比卢普斯和本·华莱士的指导逐渐适应NBA比赛节奏。34岁的约翰逊被集中隔离后,每天面对都是渴望获取更多知识的年轻人,他们每天都在训练和电子游戏中一起度过十多个小时,闲暇时经常谈论篮球,约翰逊向年轻人强调了养成良好生活习惯的重要性,他说:“华莱士总是在比赛前举重,科比总是能在加时赛中充满活力,我会在训练前先锻炼一下,每场比赛前一定要睡个好觉,好的习惯要在整个职业生涯中坚持下去,养成自律的生活习惯,永远记住是什么让你走到现在这个位置。”

肖知道点燃队充满天赋,他同样知道这并不能转化为胜利,肖表示:“我试图让发展联盟的高管们尽早明白,我们马上会有更多的机会让天才高中生加盟,这些球员都是十几岁的年轻人,而发展联盟中其他球队都是NBA边缘级别的球员,他们都渴望战胜这支被大肆炒作的球队。”去年12月,“点燃”队与一群发展联盟的老将进行了两场比赛,第一场他们输了6分,第二场输了26分,杰伦格林回忆说:“这些人相比高中生速度快多了,身体也更强壮,在比赛中根本不能有片刻犹豫,我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再是高中生了。”肖在执教点燃队的比赛中也学到了一些新东西,他开始把老将和年轻的球员混合在一起,交叉上场时间,他把托德和尼克斯从先发阵容中拉了出来,换上老将约翰逊和杰克,他解释说:“这能够避免年轻球员在比赛一开始就互相竞争但没有舞台,我向托德和尼克斯保证,当比赛结束的时候,他们肯定都会在场上。”今年二月在奥兰多的集中复赛期间,球队的实力更加平衡了,他们在赛季开始时取得四连胜,在强大的发展联盟中,有11支球队选择不去奥兰多,只剩下了17支球队,最终点燃队的战绩是8胜7负,库明佳场均得分15.8分,尼克斯场均送出了5.3次助攻。当被问到点燃队的未来时,阿布杜尔-拉希姆回避了这个问题,但他明确指出潜力球员的未来:杰伦格林和库明加将进入前五顺位,托德和尼克斯可能会进入第二轮。

阿布杜尔-拉希姆说:“他们的离开不会影球队的成长体系和发展计划,一对五星级高中新兵,来自密尔沃基的6英尺9英寸前锋小迈克尔福斯特和 来自内华达州的6英尺4英寸双能后卫贾登哈迪已确定参加下赛季的发展联赛,肖将继续以教练的身份执教,我希望疫情结束后能有一个更有稳定的比赛环境。”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NBA计划在下一份集体谈判协议中取消年龄限制的规则,最早可能在2023年便重新向高中球员敞开大门,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点燃队吸引的人才的影响力会立刻下降,NBA的老板们也可能不会为继续投入了。不管怎样杰伦格林对发展联盟球队的模式表示赞同,他说:“我在点燃队期间增加了5 磅肌肉,教练纠正了我的步法问题,我开始在三分线外增加更多投篮,作为一名高中时长期控球的后卫,在点燃队大部分时间我都在打无球,我第一次见到了治疗师,我变得更加自律,学会了如何进步。”记者向他询问:“如果现在有一个明星高中生打电话给你说他也想加入发展联盟,你有什么话要对他说吗?”杰伦格伦说:“我会问他在篮球界的目标是什么,然后问他这真的是你心底的想法吗?我要确定这个想法是他自己发自肺腑的,因为很多人都把它扭曲了,说加盟这就是为了赚更多的钱,他们完全不理解我们,我正在努力提高自己以便能进入联盟,我正在努力建立自己的名声,以便成为最好的球员之一。”杰伦格伦在点燃队公寓的门上方贴了一张黄色的便利贴,那是他刚搬进来时写下的一份目标清单,每当他完成一个目标时就把那一项划掉,现在只剩下一个没有划掉,“成为选秀状元”,杰伦格伦笑着说:“也许我会把这个也划掉!”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